内容

安省学校罢工对联邦大选的影响有多大?
How a school strike in Ontario could affect the federal election




根据CBC安省事务记者Mike Crawley的报道,尽管安省省长福特努力避免参与联邦大选,但安省对联邦大选的影响使他不得不受到极大关注。

安省约有55,000名教育工作者,如果在本周末还未就工作合同达成协议,他们准备在10月7日周一举行罢工。这将影响到安省200万名中小学生。

尽管教育是省内问题,但联邦保守党担心罢工对其在安省大选中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在多伦多那些还摇摆不定的选区,因为不断有反馈过来的信息显示安省选民对福特的不满,使他们因此不愿投票给谢尔(Andrew Scheer)。

与安省福特政府一直对立的教师员工如果在这节骨眼上举行罢工,将对希尔极其不利。



9月30日周一,安省包括5.5万名属于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的教育工作者(education workers),就开始了“按章工作行动”(work-to-rule)。 这些工会会员包括学校的秘书、职员、保洁员及教师助手(educational assistants)等。 10月2日周三,工会宣布下周一开始正式罢工,工会已经告诉学生父母做出托儿安排, 而且有教育局也宣布,下周一将会关闭学校。

尽管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拒绝猜测选择此时罢工的背后原因,但活跃于联邦和安省政党的保守党人士私下表示,他们坚信这与竞选活动有关。

他们相信,至少工会正试图利用这次选举为教职员以达成更好的协议,同时也希望福特保守党政府连累联邦保守党的竞选。许多保守党人也认为工会还有更大的目的,那就是迫使福特重返公众视野来削弱谢尔获胜的机会。



几周来,福特一直保持低调,坚称自己太忙而无法参与竞选活动。与去年相比,他采取了许多机会向自由党领袖特鲁多开炮,他的表现与过去相比发生了急剧变化。但联邦保守党承认,直言不讳的福特无法帮助联邦保守党树立良好的政治形象。

联邦邦自由党显然非常认同这一点,并在大选中加以利用,这就是为什么不管是在安省还是其他地方,特鲁多一直公然将谢尔与福特联系起来。

如果周一发生罢工,福特政府将有两种选择:一是结束省议会目前的休会期,强制通过复工条例;或者让罢工继续下去。

如果政府选择立法,福特政府将不得不面临各种提问,如果出席会议,他必将成为媒体的焦点。

如果政府选择让罢工继续,那么父母们为安置孩子而愁眉不展、身心疲惫时,公众舆论就有可能站到反对工会那头。同样,公众舆论也有可能会出现在福特的对立面。工会提供的统计数据(并没有受到政府的质疑)表明,其成员的平均年薪为38,000元,这么低的工资, 公众是无法指责罢工者有贪婪之心。



当然,目前避免罢工的机会仍然存在,双方都同意在10月4日星期五下午回到谈判桌,必要时会在整个周末进行谈判。

教育厅长莱切说,当上周末谈判中断时,各方已接近达成协议。但是,由于目前的政治风险很高,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10月2日周三,记者Mike Crawley在新闻发布会上询问了教育工会的领导人,罢工时间的确定是否与选举活动有关。他们并没有否认。

Mike Crawley是CBC新闻的安省事务记者。他因其关于eHealth支出丑闻的报告以及安省福利支付计算机系统的缺陷而获奖。 在2005年加入CBC之前,他以自由记者的身份记录了非洲19个国家的故事,并在卑诗省担任报纸记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