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永不沉没的人性辉煌—纪念泰坦尼克事件百年(下)

 “泰坦尼克号”的名字取自希腊神话中的巨人“泰坦”。泰坦向代表神秘自然力量的宙斯神挑战,结果失败,被打入了比大西洋底还深多少倍的十八层地狱。因而有人说,“泰坦尼克号”这个名字不吉利,开始就预示了悲剧结局。
 
但这艘巨轮和神话中的泰坦不同的是,它沉没海底的只是那些铁板、铆钉和人的肉体,它的灵魂没有被征服。或者说,“泰坦尼克号”和1,500多条生命沉下去了,但人的精神,一种不可战胜的人类文明,仍然存在,而且“永不会沉没”。
 
八位音乐家在最后的时刻一直沉着平静地演奏乐曲,那飞翔的音符,体现了至死不向自然界的凶恶低头的人类尊严和高贵。正如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写到的:“人,不是生来就可以被打败的。你可以打败他的肉体,但征服不了他的灵魂。”那些追逐的鲨鱼可以把那个老渔夫船上拖着的那条大鱼啃噬得只剩下骨头,但啃噬不掉这个水手不可战胜的精神,这是人的灵魂和意志熔铸的火焰,整个大海也无法把它熄灭。
 
责任意识是最有力量的
 
直到百年后的今天,人们还是惊叹,那些“泰坦尼克号”的乐手和船员,在面对即将灭顶的海水,面对汹涌而至的死亡,怎么能有那么巨大的勇气,不奔不逃,坚守职责;怎么能有那样高尚的人道情操,把救生艇让给孩子和妇女,把最后的时刻留给自己。事后的统计,船员有76%遇难,这个死亡比例超过了船上头等舱、二等舱和三等舱所有房舱的乘客死亡比例。船员在船上,比乘客更有条件逃生,但他们却把机会给了别人,把无望留给了自己。而且不是一个船员、两个水手这样做,而是全部900多名船员、服务员、烧火员以至厨师都是这样选择的;这么大的一个群体,能做到如此这般,今天看来,像那条巨船神秘地沉下去一样,这种永远高扬水面的人的精神,简直是个奇迹!
 
据后来的调查,当时只有六号和二号救生艇,有船员跳了进去,但马上被那里负责的官员发现,叫他们出来,他们没说什么,服从命令回到甲板上。
 
《永不沉没》一书的作者丹尼.阿兰巴特勒对此感叹道:“这是因为他们生下来就被教育这样的理想:责任比其他的考虑更重要,责任和纪律性是同义词,在泰坦尼克号沉没前的几小时中,这种责任和纪律的理想,被证明是难以被侵蚀的最有力量的气质。”
 
“上帝和我们同在”
 
正是这种责任的意识,使消防员法尔曼.卡维尔在感到自己可能离开得早了一点的时候,又回到四号锅炉室,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锅炉工困在那里;正是这种责任的意识,使信号员罗恩一直在甲板上发射信号弹,摇动摩斯信号灯,不管它看起来多么没有希望;正是这种责任的意识,使被分配到救生艇做划浆员的锅炉工亨明,把这个机会给了别人,自己留在甲板上,到最后的时刻还在放卸帆布小艇;正是这种责任的意识,使报务员菲力浦斯和布赖德在报务室坚守到最后一分钟,船长史密斯告诉他们可以弃船了,他们仍然不走,继续敲击键盘,敲击着生命终结的秒数,发送电讯和最后的希望;正是这种责任的意识,使总工程师贝尔和全部的工程师一直埋头苦干在机房,即使知道他们已没有时间登上甲板,失去任何逃生的机会;正是这种责任的意识,使乐队领班亨利.哈特利和其他的乐手演奏着轻快的爵士乐和庄严的宗教圣歌“上帝和我们同在”,直到海水把他们的生命和歌声一起带到大西洋底……
 
这一切,仅仅用一句“勇敢”是无法全部解释的。西谚曾说,“即使一个英雄在绝境也会变成懦夫。”但“泰坦尼克号”却把无数普通人变成了英雄!责任意识举起了人的价值、人的高贵、人的美丽。
 
“绅士,体面,男子汉”
 
当“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回到纽约时,大家讨论谁生还、谁遇难了,由于幸存的女人孩子远比男人多,人们都认为是海上规则“妇孺优先”这一神话的胜利。但泰坦尼克号所属的“白星轮船公司”对媒体表示:没有所谓的“海上规则”要求男人们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他们那么做了只能说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关照,这不管在陆地还是在海上都是一样的。这是他们的个人选择,不是任何规章制度、航海规矩可以要求达到的。他们坚守住的是古老却永远年轻的人类价值。
 
“绅士,体面,男子汉”,这是那个时代的男人崇尚的标准。当67岁的头等舱乘客、全球最大的梅西百货公司创办人伊西多.斯特劳斯被人劝说“保证没人会反对像您这样大年纪的人上救生艇”时,这位老人毫不犹豫地回答:“在别的男人没有上救生艇之前,我绝不会上。”
 
当兜里揣着2,000多美元现金兑换支票的世界首富之一、亿万富翁约翰.雅各.阿斯德问负责救生艇的官员,他可否陪同正怀着身孕的妻子上艇,那个船员说了一句“妇孺先上”之后,他就像一个真正的绅士一样,回到甲板,安静地坐在那里,直到轮船沉没,船上倒下的大烟囱把他砸进大西洋中。
 
当知道自己没有获救的机会时,世界著名的管道大亨本杰明.古根海姆穿上了最华丽的晚礼服,他说:“我要死得体面,像一个绅士。”他给太太留下的纸条写着:这条船不会有任何一个女性因为我抢占了救生艇的位置,而剩在甲板上。我不会死得像一个畜生,会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男人永远是女人的保护者”
 
船上第三号最高管理者、造船师安德鲁斯,毫无逃生的意念,他在最后的时刻,还痛悔地对一个女服务员说:“孩子,我没有给你造一条不会沉没的船。”虽然他并不是设计师,沉船并不是他的责任。但面对那么多妇女儿童和船员要随着“泰坦尼克号”沉入海底,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具有拯救责任的男子汉,他无法再活下去,他要用生命这样巨大的代价,表达他的痛悔,他的尊严,他的负责到底的人道情怀。
 
同样体现了男子汉精神的有船长史密斯,一副默多克以及许许多多的官员、水手,普通的员工,以及服务员……对于这么大的群体都能如此纪律分明,坚守岗位,富于自我牺牲精神,《永不沉没》的作者丹尼.阿兰巴特勒分析说,很大的原因是船上的领导者临危不“逃”,以身作则,这种表帅作用产生了号召力,使人们跟从、效仿那些做了正确、高贵、美好事情的真正男子汉们,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自己也成为正确、高贵、美好的一部分。
 
“泰坦尼克号”沉没了,但一个箴言航行到整个世界:“男人永远是女人的保护者。”人们根据“泰坦尼克号”上船员的表现,确信“这世界是更美好的。”美国诗人查尔斯.汉森.汤恩用诗句抒发了这种情感:
 
浩翰无边的大海,
不要梦想,你拥有了他们——
那些为了孩子和女性的安全,
牺牲了自己生命的勇敢的男人。
他们仍然属于我们,
属于我们活着的一群。
你嫉妒地把他们紧锁在海底,
但锁不住他们飞扬的精神——
他们的灵魂正遨游在世界,
一直飞进天堂的大门……
 
“飞进天堂大门”的灵魂
 
那些“飞进天堂大门”的灵魂,就有造船师安德鲁斯。在最后的时刻,有人看到安德鲁斯一直站在房舱的大厅,注视着一幅题字是“通向新世界的门槛”的壁画,毫不关心脚下汹涌的海水正拾级而上。对于他的下落,人们没有异议,都认为他是随着泰坦尼克号一起沉到了海底。安德鲁斯死后,他的朋友们和敬仰他这种精神力量的人们,在英国为他修建了一座纪念馆,名字为:“托玛斯.安德鲁斯纪念馆”。
 
但对另一个“飞进天堂大门”的灵魂,一副默多克,却有很多的说法。后来从大西洋海面找到的328具尸体,都没有默多克。很多人都说一副默多克自杀了,而且回忆得栩栩如生。服务员托玛斯.韦德门说:为了阻止那些发疯似地要冲进给妇女儿童用的救生艇的三等舱乘客们,默多克“开枪打死了一个冲上来的乘客。我没有看到这个场面,但是有三个人看到了,然后默多克开枪打死了自己。”
 
所有找到的300多具尸体中,也没有船长史密斯。船员德雷斯说,他看到“泰坦尼克号”船头向下剧烈倾斜时,史密斯就从甲板上跌落到海里,“我看见他又游回到这条沉没的大船,我一直看着他随着这条船沉了下去。”报务员布赖德说,在“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时刻,史密斯船长对船员们喊道:“孩子们,做一个真正的英国人!”然后就跳进大海。不管怎样的版本,主题都是一样的,史密斯选择了死亡,与船同在。在他的家乡英国利希弗尔德镇,人们为纪念他,塑造了一座和他真人一样大小的雕像。
 
铜像铸造“永远地给予”
 
八名音乐家至死演奏的精神感动了全世界,在那样危急的生死关头,他们用激昂轻快的爵士音乐,给人们以希望;用深沉悠远的宗教圣歌给人们以慰藉;用超越各种肤色、国籍和种族的音符,给所有的乘客以灵魂的安宁。
 
 
当乐队领班亨利.哈特利的尸体在大西洋上发现、运回到英国他的家乡科尔恩镇安葬时,这条消息成为报纸的头条新闻,成千上万的人自愿来为他送葬。人们在他的家乡公园,立起了一座哈特利的铜像,座落在一块大理石上。这座铜像,是用来自全英国的捐款建造的。
 
在“泰坦尼克号”启航的南安普敦港,人们修建了两座纪念物,一个是街中心喷水池,象徵那些水手永远地给予;另一个是壮观的花岗岩纪念碑,上边有青铜刻制的轮船工程师群像,座落在南安普敦市的东部公园里。英国的另一个城市利物浦,也在市中心喷水池旁竖立了一个石柱,纪念那些遇难的轮船工程师。
 
在“泰坦尼克号”建成下水的英国贝尔法斯特港,人们为纪念那些遇难的船员,修建了一座巨大的雕像:两个美人鱼在大海上举着遇难者。在英国的戈德明镇,一座著名的修道院里,立着一块石板,上面刻着“泰坦尼克号”遇难的报务长杰克.菲力浦斯的英勇故事。
 
每个妇女捐赠一美元
 
在纽约曼哈顿百老汇街和西106街的交叉口,“梅西百货公司”的职员们,为公司的创办人、遇难的斯特劳斯夫妇建造了一座纪念碑;在华盛顿,建造了一个大理石喷泉,纪念总统武官巴特少校,美国总统塔夫脱亲自为这个纪念物剪彩。
 
 
当“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被救回到纽约时,当时美国总统夫人内莉.塔夫脱提议,每个妇女捐赠一美元,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为那些挽救了妇女和儿童的高尚男子们建造一座纪念碑。总统夫人率先捐出了一美元,她说:“我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感谢那些有着武侠精神的男子。我确信,每一个美国女性也有能力给予这样的小小捐赠。”
 
25,000名妇女跟随总统夫人捐赠了一美元,随后由著名雕塑家格特鲁德.范德比尔特.怀特尼设计制作了“纪念泰坦尼克号遇难船员”的雕像,竖立在首都华盛顿的巴尔地摩公园里。雕像的底座有9米高,上面是一个6米高的古典雕塑男士,裸露着上半身,双手形成一个十字架。下面的题词是:“献给泰坦尼克号的勇敢男人,他们牺牲了自己,挽救了妇女和儿童。”落款是:全美妇女协会。
 
男人和女人谁更勇敢
 
当时美国女性还没有和男人一样有选举权,因此“泰坦尼克号”事件极大地刺激了女权运动。报上为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到底男人和女人是不是平等,到底男人和女人谁更勇敢。有的女权主义者疾呼:“在泰坦尼克号上的女性乘客失去了她们争取公平选举权的机会,她们没有证明自己和男子一样勇敢。”
 
但另一位作家珍妮特.伯瑞在《纽约晚报》上撰文,这样定义女人的勇敢:“在泰坦尼克号的最后时刻,男人的勇敢是,为救那些他们根本不认识的女性和儿童,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对于女人来说,当她们的侍从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惊恐地缩在小艇里时,她们却有勇气看着心爱的人,站在正要沉没的大船甲板上。对于她们来说,英雄主义是:宁可看到心爱的人有尊严地死,也不愿看到他们屈辱地逃生。”
 
但也有人提出,如果男女平等,就不应该是男人都去死,女人都可以获救。男人也有权利上救生艇,没有屈辱和高贵之分。由于把救生艇给了女人,很多对这个世界非常有贡献、并将继续奉献社会,推动社会繁荣的男人,却被留在船上,等待死亡。这些男子中,有亿万富翁阿斯德,银行世家古根海姆,商界巨子斯特劳斯,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林等,他们都视死如归,把他们在救生艇里的位置让出来,这些位置或许就被来自欧洲的脚穿木鞋、头戴方巾、目不识丁、身无分文的农家妇女占去了。这些知名的、有创造性的男人,和那些没有接受过教育、对世界极少贡献的农妇相比,谁更应该上救生艇?谁对这个世界更有价值?
 
泰坦尼克号:永恒的纪念碑
 
但这样的想法被更多的人反对,人们认为,美国《独立宣言》阐述得非常清楚,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金钱、才华和对社会的重大贡献,都不能决定生命就比别人更重要。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历史的事实是,那些“重要人物们”用他们的生命为人类留下的精神财富,远远、远远地超过了他们曾经给人类创造的物资财富;如果用价值来比的话,他们的死所带来的价值远超过了生;而这笔财富是永远的、不朽的!
 
“泰坦尼克号”沉没距今已整整100年,在世界各地,人们一座座地修建纪念碑。而好莱坞的导演卡梅隆则修建了最宏大、豪华的一座,把它用高科技修在了电影银幕上,而且在百年之际,又推出了3D版:有彩色画面、喷发现代立体音响、3D效果逼真的《泰坦尼克号》巨船,从好莱坞启航,驶向欧洲,驶向非洲,驶向亚洲和几乎世界的每一个电影院,驶向了千千万万观众的心里,它是一座流动的纪念碑,流向永恒和永不沉没……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