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闲话中年

闲话中年

Dealing with middle age crisis

一说到中年,已过中年的华人朋友一定记得八十年代初的电影《人到中年》;片中潘虹塑造的眼科女医生陆文婷,任劳任怨,忠于事业,但生活清贫;在很长的时间成为了中国中年知识分子的典型形象。二十多年过去了,虽然如今没有了蜂窝煤,没有了破似渔网的汗衫,没有了五十九块半的工资,但今天绝大多数中年人,依然上有老,下有小,夹在亲人的需要和工作的压力中穷于应付,苦恼是不可避免的。

很多研究都发现,一个人一生的幸福曲线往往是一个U字型。快到不惑之年时就会忧郁焦虑,也许是中年人终于认识到自己不可能事事如愿;也许是中年人再也不如年轻时或而立之年那样精力充沛;还有可能是中年人感到时间的压力无处不在。但过了中年这道坎,人们对自己的生活又一天天满意起来。总之,中年危机是千真万确存在的。

猪年来临之时,周围的不少朋友包括老牛自己,也开始渐渐步入中年行列。那么生活在加拿大的中年移民同胞,又是怎样的天地呢?

对少数中年移民同胞来说,除了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也许还有在异国他乡生存的压力,尤其是那些经济底子薄却依然没有固定工作的同胞。但大多数技术移民同胞是三十左右登陆,经过几年的奋发图强,人到中年时,有房有车,工作也开始稳定。

一般来说,技术移民在公司里虽然是业务骨干,但因为是打技术工的,很难进入公司的管理高层,因而所承担的责任,相比于那些当老板的,甚至是移民前,都要小很多。移民中虽然也有不少是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但因各种原因,父母不在身边的移民为数不少;这样一来,虽说也是“上有老”,但平时也就是电话问候,需要时寄钱孝敬;比与老人生活在一起时压力小得多。加拿大是孩子的天堂,加拿大的教育环境是宽松的;教育方式也是鼓励型的;很少听到有小孩不喜欢上学的。绝大多数华人移民的后代只要努力,上大学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这样 “下有小”的压力无形中也就减了不少。如此说来,在加拿大的中年移民同胞应该远比“陆文婷”要幸福快乐得多,中年是不是就没有危机了呢?其实不然,中年移民同胞除了老人、孩子和生活等方面的原因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工作或者说收入的不稳定性。

自己创业当老板,劳心劳力,收成好不好也不完全是自己说的算;而打工一族,即使是为政府打工,又有谁能保证自己的一份工作能做到退休呢?所以中年移民同胞也无可奈何地遭遇中年危机。

如何排解中年危机呢?老牛不妨在此闲聊一番,权当抛砖引玉。排解中年危机首先最最重要的事是确保工作稳定,升职或追求高薪未必都是永远正确的事。对行业、公司、职位的选择,应当慎之又慎。

其次,如果目前条件许可的话,可以考虑再要一个孩子。这并非是因为中国过去“多子多福”的观念在作怪;或者是加拿大没有“计划生育”的原因;而是养孩子从长期来讲是个有利因素,尤其是对我等来自中国的移民同胞,在国内时因为“独生子女”政策无法再多要一个,目睹了自己的大孩子太多的孤寂。再想想,大孩子成人后,一个兄弟姐妹都没有,人生的亲情乐趣会失去不少。同时,虽然养育孩子会带来众多日复一日的麻烦,但对于提升中年人的幸福感有极大帮助。不少华人同胞毅然决然地在大孩子十多岁后,再做父母,勇气可嘉。不过,养多少孩子和大人的承受能力有极大的关系。有的父母可以在租住地下室的情况下,养育三个孩子;而有的父母一定要在有房、有车、生活安定后才敢要孩子或再要孩子,为的就是要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毕竟在加拿大,最花钱的依次是:房子、孩子和车子。生孩子不容易,养孩子也不容易,教育好孩子就更不容易。

另外中年人可以尝试去做一些能够充实生活,或者充满挑战的活动,很可能会让我们更加幸福。其中,参与公益事业,做一个真正的义工,利人又利己。这里,老牛特别要指出的是真正的义工,而不是以公益事业为名,做自己生意的假义工。尝试新的锻炼项目,也是中年人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一定要量力而行,不可冒进。

另外,任何时候广交朋友都是一项正确的选择。不要说与新知故交把酒言欢,那怕是电话或电子邮件,也能享受到友情的莫大快乐。

总之,金猪迎春之际,老牛想对自己,也对所有的中年朋友说,虽然年界不惑,在加拿大的生活也许才刚刚开始。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