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股市的癫狂之旅
Insane journey: Chinese stock market and its peculiar dynamics

与西方成熟和高度发达的股票市场不同的是,中国的股票市场只有短暂的历史,并且具有其特殊性质。它的投资客户大为散客,并且遭到政府大幅干预。《时报》撰文描述了中国股市所踏上的癫狂之旅从疯狂攀升到恶行崩盘。

Unlike mature and developed stock markets in the West, Chinese stock market, with a short history, has peculiar dynamics. It is largely dominated by small and individual players and manipulated by the government heavy hands.  The Time’s article has revealed behind-the scene issues that have led the market on an insane journey – from a frenzied bull-run to a drastic crash.

在中国股市狂热的巅峰时期,几乎每家公司都是赢家。

一家在线游戏初创企业的估值达到70亿美元。一家进军金融业的烟花公司股份飙升了300%。一家勉强度日的地产开发商摇身一变成了股市宠儿,仅仅是因为把名字改成了像是互联网企业的样子。

还有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在线视频企业,自年初上市之后股价在三个月内飙升了4200%。在其中30多天里,公司的股票几乎每天涨停,也就是触及了交易规定下允许的单日最大涨幅。

从近期的市场混乱看来,专家表示中国股市的狂欢离疯狂仅有一线之隔。

在股市崩溃的几周前,中国令人瞩目的牛市让人联想到 19982000年间笼罩着纳斯达克股市的网络泡沫。当时,像Pet.comWebvan这种没有盈利的公司很快变得比实业界的一些中坚企业估值更高。人人都在讨论科技和工业将如何让社会改头换面,为那些不可思议的估值找合理的解释。他们关于未来的预测可谓准确,关于个别公司及其高股价的说法就不见得了。

同样的道理现在也适用于2015年初的中国。就在股市在近几天中稳定下来的同时,投资者依然在狠狠打击此类中小企业,而这些公司刚刚被他们在牛市中一手捧高。

大家变得过于狂热,在位于北京的长江商学院教授战略学的滕斌圣说。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像原子弹一样,而他们让它爆炸了。

这种疯狂一部分是由中国股市的特质推动的。在美国,机构和大型基金是主要投资者。中国股市则有所不同,交易主要由较小的玩家完成,比如投机者、日内交易商,以及没有经验的散户。他们当中很多人一开始用借来的钱购买股票。

中国的股票市场还受到政府的严格管控。政府可以决定哪些公司能够上市,什么时候出手推动股市上扬,还有像现在这样股价暴跌时如何干预。换句话说,中国政府将市场看做一种政策工具,一套用来满足其政治和经济目标的机制。结果可能是,市场剧烈波动,瞬间从过度繁荣转向泡沫破裂。

在中国,监管机构并不是中立的,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系统方面的专家陈志武说。政府明确表示这次的目的是希望利用股市的繁荣促进创新和创业。然而,这并不是市场应有的运行方式。

这有助于解释中国最有活力的一些公司为何选择在境外上市,主要在香港和纽约。尽管股价普遍更高一些,但中国内地的交易所通常不是本土公司的首选。寻求在境内上市的企业抱怨要排长队、政府的审批程序繁琐,而且还有五花八门的限制,如有关外资持有份额上限的规定。最后一条就排除了很多最热门的初创企业。

这件事让中国当局陷入了尴尬境地。例如,中国民众没法购买选择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上市的本土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股票。去年9月,阿里巴巴募集到了250亿美元,成就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较大、较好的公司集团选择不在国内上市的情况相当之多,傅成(Peter Fuhrman)说。他是总部位于深圳的投资银行和咨询公司中国首创(China First Capital)的董事长。其他国家都没有类似的事情。

多年来,中国政府内部的改革人士致力于放松国家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管制,希望能创造一个效率更高的市场环境来帮助私企,尤其是不易向国有银行贷款的小型企业。他们的理念是重组股票市场,使之脱离原先主要服务国有企业的市场根基。

去年似乎有了突破性进展:政府把科技创业公司的创新和发展提上议程。政府开始考虑将股票市场用作一种调节手段,既能帮助新公司,同时还能提振放缓的经济。

新股发行禁令实施一年后,监管机构于2013年底开始重新批准上市。闸门打开之后不久,就有数百家公司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使中国超越纽约成为今年上半年世界第一的IPO市场。

投资者为这些新股疯狂,将价格推至难以想象的高位。今年有69家公司在与纳斯达克类似的深圳创业板上市。这些新股在6月股市见顶时平均上涨了672%。有三家公司上涨超过2000%,其中包括暴风科技。

在这段时间里,中国政府还开始推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新三板的上市规则较宽松,是试验性的场外交易市场。在这里上市,不需经过政府的层层审批,也无需公开收益。对于还未有利润的年轻的科技业初创公司来说,这是个不小的优点。

没什么人注意到的是,新三板同中国的主要证交所一同飞速发展。2014年初,有642家公司在新三板上市。现在的数字则是2700家企业。新三板的交易仅限机构和富裕的个人参与。

总部位于上海的思致投资(CGF Capital Management)的管理合伙人赵劲松(Jason Zhao)表示,政府希望探索一套市场色彩更加浓厚的体系,很大程度上类似于美国那样。中国政府知道现行体系有缺陷,而且无法弥补,所以他们才设立了新三板,他说。是模拟的纳斯达克。他们想创造一个新的市场来适应现阶段的发展。

随着股价的飙升,政府的另一个目标似乎近在咫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开始考虑回国,因为国内的估值比美国高。今年,20多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宣布进行管理层收购,试图最终能在中国重新上市。在纳斯达克上市仅半年的移动社交网络公司陌陌便是其中之一。

 “政府一直大力支持这些公司回国,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会计学的保罗·吉利斯(Paul Gillis)说。

随着股价的上涨,政府也对疯狂的牛市表示认可。官方媒体开始宣传新的股市黄金时代。就在4月,官方媒体还发表评论文章称牛市才刚开始

存在问题的迹象,最早出现在5月。当时,股价开始下跌。在接下来的6月,面对洪水般的新股发行和对股价高估及市场可能会进行调整的警告,股价开始暴跌。即便在中国央行6月末下调利率,让股票变得比银行存款更有吸引力后,股市也依然下滑。

由于担心股市崩盘可能引发社会动荡,削弱本就在下滑的经济,政府宣布了大量提振股价的措施。最近几周,政府采取的行动包括提供购买股票的资金、暂停新股发行以及对股市操纵展开调查。

尽管这些举措让股市在上周的最后时刻稳定了下来,但这种形势让外界对政府正在释放什么信号感到困惑。长江商学院的滕斌圣教授说,监管机构一度要求建设更具市场导向的制度,现在却似乎正在开创增加政府干预的先例。

新一届政府的思路是推动股市,为经济带来资金,他说。他们以为这会是一个良性循环,但却变成了恶性循环。

-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