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非京籍夫妻离婚以获得孩子入学机会

本报记者栗泽宇北京报道

父辈在京打拼多年,在京工作、在京安家、在京结婚、在京生子。虽然“暂住”多年,但他们俨然已经成为北京城的一员,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和北京户籍的孩子一样,享受平等的教育。

然而摆在眼前的现实却是适龄儿童连年增长,虽然一直在扩招,但教育资源仍难以满足人口膨胀的速度。在北京控制人口过快增长的背景下,小学入学条件被一再抬高。

“今年的矛盾比去年还要突出,需要解决的适龄儿童数量更多。未来几年可能都会是这个趋势,入学可能越来越难。”一位在昌平区政府从事教育相关工作的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入学的代价

5月31日是北京市教委规定的录入“学龄人口信息采集系统”的最后期限,错过这一天,仍没有将相关手续准备齐整的适龄儿童,将失去今年在北京就读小学的机会。

5月22日,距离最后期限10天。通州区部分无望将手续备齐的适龄儿童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到通州区政府门前表达诉求。这一天,每个随家长而来的孩子手里都举着一张A4纸,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我要上学”。

这并不是今年在北京发生的第一起集体表达诉求的事件,此前在昌平、房山、大兴等区均出现过。

小丁丁(化名)在所有非京户籍孩子中,或许可以算作一名幸运者,5月18日他的手续符合了所有要求,在“学龄人口信息采集系统”中终于录入了他的名字。但小丁丁并不知道,他入学的代价是父母办理了离婚手续。

5月18日的晚餐,小丁丁的父母与爷爷、奶奶在一家烤鱼店为小丁丁庆祝获得学籍。但这顿庆祝晚宴小丁丁的父亲吃得并不开心,他不断以接电话、吸烟为借口逃离饭桌,一顿晚餐的时间他消耗了整整一包烟。“我们绝对不会告诉孩子离婚的事情,这件事会成为我和他妈之间的秘密,长辈们也不会告诉,没必要让他们像我们这样心里添堵。”小丁丁的父亲说。

离婚,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

根据小丁丁所属昌平区出台的《昌平区2014年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条件审核办法》(以下简称《昌平审核办法》),入学儿童需“父母双方持有暂住地公安派出所2013年12月31日以前制发的暂住证,且暂住证在有效期内;单亲家庭由一方提供。”

小丁丁的父亲因2013年下半年一直忙于在外出差,因此没有办理暂住证。由于父亲没有合格的暂住证,小丁丁就将失去在北京就读的机会。无奈下,父母只好选择离婚。

据小丁丁就读的私立学前班负责人李老师介绍,小丁丁的情况放在2013年是可以在京入学的,但今年入学条件变得更加严格了。“往年小学入学都是教育口的人内部协调,今年区里开会的时候协调了公安、街道办等很多部门一起参加,现在是所有政府部门各自把关,所以往年那些找朋友造个假租房合同,或临时补办暂住证等办法都用不了了。”李老师说。

石景山一所民办学前机构负责人杨女士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2014年的入学门槛为历年之最。除了引入更多政府部门各自把关之外,还提高了选择学校的风险。“以前如果家长择校失败后,仍可回到自己所属的片区。但今年情况有所变化,各学校在教委的组织下分批次录取,这让跨片入学也要面临批次靠后被拒绝的风险,而原所属片区对生源过时不候,也就是说一但择校失败,孩子可能面临无学可上的窘境。”

杨女士表示,分批次录取的方式可能会有效抑制择校,但也给非京户籍学生入学带来了隐患,在批次排列的先后顺序中,非京户籍的学生入学次序相对靠后,所以当提供的学位总量不足时,非京户籍儿童就会成为最先被排斥在外的学生。

缺口难填平

北京越来越严格的入学审核制度,正是源于学位总供给量的不足。

2013年,为明确小学生入学条件,北京市教委明确提出了“五证”齐全的审核标准。其中所要求的五个证件分别为法定监护人的在京就业证明、在京实际居住证明、全家户口簿、在京暂住证、户籍所在地街道办事处或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等相关材料。

但在2014年“五证”的要求更严格了。2014年各区县均出台了“五证”审核的具体标准,而区县级的具体标准中均对“五证”实施了不同程度的附加要求,例如在《昌平审核办法》中,昌平区明确要求暂住证必须为2013年12月31日之前制发,这令此前对入学政策不甚了解的学生家长失去了补办暂住证的机会;而通州区则在审核办法中要求入学儿童父母必须在通州区就业才可以入学。

一位学校校长私下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她看来政府部门提高“五证”审核标准,并动用更多政府部门资源对资质进行审核,是“有意为之”。

据该校长透露,其学校所属的昌平区是今年入学矛盾最突出的区县之一。昌平区2014年小学毕业生只有6000余人,而等待入学的学生预计将超过1.5万人,学位缺口有9000有余。

上述昌平区政府从事教育相关工作的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13年昌平的京籍适龄儿童有5085人,非京籍适龄儿童4065人,“五证”不全的非京籍适龄儿童1732人,非京籍适龄儿童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京籍适龄儿童,这也让昌平区在2013年成为全北京市唯一人口倒挂的区县。

该负责人表示,接纳非京籍适龄儿童入学的最大障碍是,政府无法根据已经掌握的数字提前准备校舍、师资等教育资源。

风向已改变

“五证”审核的升级已经成为事实,《华夏时报》记者从多个信息源获得消息,未来的“五证”审核预计将会越来越严。

“现在北京的政策已经变了。”上述昌平区政府人士表示,“现在国家层面的指导思想是控制北京的人口,所以肯定要划个线。”

但该人士也表示,目前教育资源的配置工作的确存在缺陷。“对京籍适龄儿童数量估计不足,其实这些数据从计生委等部门完全可以得到,政府应该提前准备。事实上,今年的矛盾突出并不全是非京籍适龄儿童数量过多的问题,也与对京籍适龄儿童数量预估不足、抢占了很多名额有关。”

据了解,昌平区目前已经把“部分中学改为小学”的方案摆上议事桌,希望以此解决燃眉之急。

多年从事招生工作的北京某名牌小学副校长姜老师则表示,应从制度层面规范基础教育的配套情况。“北京现在开发了那么多房地产,每一个小区背后都有一大批的孩子要面临上学问题,现在的情况是,小区能否配套建设校舍?有些开发商在承诺建学校之后爽约,可你也拿他没辙。政府在这方面也有责任,往往是把土地卖了、房子卖了就把教育的事情扔给教育系统了,教育系统一没土地盖教室、二没资金盖房子,这才引发了今天的矛盾。因此有必要从制度上加以明确,什么规模的社区要配备什么规模的校舍,让校舍和住房同步发展,这才能真正解决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栗泽宇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