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BBC专栏:是性别认同还是偏见?



(大中报/096.ca讯)BBC日前发表了Melissa Hogenboom的评论文章。她是BBC Reel的编辑,也是《复杂的母性》的作者。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文章说,我的女儿痴迷于一所有女孩子喜欢和粉红色的东西。她在两岁之前就那些面向女孩市场推出的粉红色花裙所吸引。当她三岁的时候,我们看到一群孩子在踢足球,我建议她大一点的时候加入。“足球不适合女孩,”她坚定地回答。

我们小心翼翼地对她说,虽然比较少,但一些女生也会踢足球。她没有被我们说服。然而,她也很热闹,喜欢攀爬和跳跃,这有时候又被形容是小男孩。

她关于女孩和男孩应该做什么的想法,在这么小的时候就出现,有点出乎意料。但考虑到儿童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有多么强性别观,这一点也不难理解。

这些最初的分歧似乎是无害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性别化的世界对孩子们长大后,如何理解自己和他们所做的选择,以及如何在他们所处社会的行为,产生持久的影响。

后来,性别观念继续影响并渗透我们的社会,并不知不觉间传播那些与害人不浅的男子气概息息相关的价值观,无论性别认同是什么,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坏消息。到底我们对性别的痴迷,如何对令我们的世界产生如此持久的影响呢?

几个世纪前,女性智力上不如男性的想法,被认为是事实。

长期以来,科学一直试图找到男女之间差异,去证明上述假设。

慢慢地,许多研究现在已经揭穿了,不存在这样的差异,但我们的世界仍然顽固地性别化。

你想一想,这不足为奇,因为从婴儿开始,我们就接触社会。父母和照顾我们的人并不打算刻意地区别对待男孩和女孩,但有证据表明,他们显然这样做了。

它在出生前就开始了,如果妈妈们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孩,她们会以不同的方式描述宝宝的动作。男婴更有可能地被描述为"精力充沛"和"强壮",但当母亲不知道性别时,则没有这种区别。



自从可以从(B-超)扫描中识别生理性别以来,准父母首先被问到的问题之一,就是他们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在此之前,肚子的形状和大小已被用于猜测性别,尽管没有证据表明这是有效的。

更微妙的是我们面对男孩和女孩完全相同的行为,都会因应其性别以不同词语去描述,再把玩具性别化来给小孩,都加强了男性和女性被分配的微小特征和习惯。

儿童玩耍的方式是成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这是孩子们首先发展技能和兴趣的形式。积木鼓励构建,而玩偶则可以鼓励观点接纳和照顾。

一系列的游戏体验显然很重要。“当你只向一半人口提供个别类型的玩具,去培养某种技能培时,这意味着一半人口将成为发展了特定技能或兴趣的人,”肯塔基大学心理学教授克里斯蒂亚‧布朗(Christia Brown)说。

孩子们也像小侦探一样,会不断向周围的人学习,确定他们属于哪个类别。一旦他们了解自己适合什么性别,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倾向于从出生开始就赋予他们的类别。

这就是为什么从大约两岁开始,女孩往往更喜欢粉红色的东西,而男孩会避开它们。我亲眼目睹了这一点,我两岁的孩子固执地拒绝穿她认为有点像男孩的任何衣服,我也很早就尝试不刻意强调她的衣服性别,但这是徒劳的。

学龄前儿童这么年轻就学会识别自己的性别不足为奇,尤其是父母和朋友,往往很早就给孩子们提供与其性别相关的玩具。

墨尔本大学的心理学家科迪莉亚‧弗尼(Cordelia Fine)解释说,一旦孩子们了解了他们属于哪个"性别部落",他们就会对性别标签更加敏感,继而影响他们的行为。

例如,玩具的展示方式也会改变孩子对它的兴趣,女孩对颜色为粉红色的,但典型男孩玩具也会感兴趣。

但这有后果。如果我们只给女孩玩娃娃或美容套装,而不给男孩,女孩会把自己与这些兴趣联系起来,而男孩则被会更积极追求玩具工具和汽车。



然而,男孩们显然也喜欢玩洋娃娃和手推车,但这些并不像是会通常为他们购买的那种玩具。我儿子像他姐姐一样,喜欢抱着玩具婴儿,用玩具车推着它四处走动。

“生命最初几年的男孩也在学习培养和关爱,但我们很早就教他们这是一项女孩技能,我们惩罚男孩这样做,”布朗说。

如果从婴儿时期起,男孩就被劝阻不要玩我们可能认为是女性化的玩具,那么他们可能无法发展他们以后可能需要的技能。

如果同辈不鼓励他们玩洋娃娃,同时他们又看到自己的母亲承担了大部分育儿工作,这就有了谁该照顾孩子这样一个问题。 结果, 我们进入了“生物本质主义”的领域,在那里,我们将人类行为归结于某种先天的基础。 所以当我们再深究一步, 这一点不难理解。

玩具是一回事,但特征也容易产生性别刻板印象。男孩的父母经常谈论他们如何更加喧闹,喜欢粗暴地玩耍,而女孩则更加温柔和温顺。证据表明并非如此。

事实上,研究显示,我们自身期望往往会框架了我们如何看待他人和自己。父母将性别中,愤怒的一面归为男孩,而快乐和悲伤的一面则归为女孩。

母亲更有可能强调男孩的身体素质——甚至为男孩设定比女孩更多的冒险目标。尽管身体上没有显着差异,与女儿相比,他们也会高估了儿子的爬行能力。因此,人们自己的偏见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孩子,从而强化这些刻板印象。

语言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女孩多数更早学会说话,这是一个很小但可识别的影响,研究显示,这可能是因为母亲对女婴的说话比对男婴说话的多。换句话说,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让女孩相信她们更健谈和情绪化,而男孩则更具好斗好动。

布朗解释说,很清楚为什么这些误解会在以后的生活中继续存在,我们无视不符合我们期望的刻板印象的行为。

“你忽略了男孩们坐在那里静静地看书的所有时间,或者女孩们在房子里大声跑来跑去的所有时间,”她说。 “我们的大脑似乎跳过了与我们所谓的刻板印象不一致的信息。”



父母也会为女孩购买为通常是男孩的玩具和衣服,但很少反过来,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持性别中立。这给了我们洞察人类有趣的性别观机会。。男性一直被视为主导和强大,这意味着父母,无论公开与否,都会阻止男孩喜欢女孩的东西。

正如费尼解释的那样,“我们开始看到性别等级的表现,即使在童年的早期阶段,男孩似乎也开始对女性气质的‘耻辱’做出反应。”

它揭示了为什么父母对穿男孩衣服的女孩比穿女孩衣服的男孩更舒服。或者为什么我这个女孩会因长得像小男孩而获积极的评价——我从不喜欢玩偶,喜欢爬树。穿着打扮或表现得像少女的男孩则遇到相反的反应,被视为少女或表现出女性特征会降低男性的地位,那些这样做的男性所获甚至更少。

性别学者同意这些偏好是受到高度社会制约的,但对于任何性别行为是否先天性的,仍然存在分歧,例如,有证据表明,在子宫内暴露于较高水平雄激素的女孩,更喜欢我们通常归类为给男孩的玩具。

即使如此,费尼指出这可能是环境塑造了他们的偏好。这些女孩也没有始终表现出更好的空间能力,一种通常被认为在男性身上更好的技能。

我们也知道婴儿对周围的社会线索非常敏感,他们可以很早就发现差异。不管这些偏好如何发展,成年人和同龄人继续限制和期待某些行为,创造了一个性别化的世界,或带有令人担忧的后果。

例如,当女孩刚进学前班,数学方面的性别差距本身并不存在,但随着她们的老师和自我期望开始发挥作用,这种差距开始扩大。

这尤其成问题,因为这些强化的性别刻板印象"与当代性别平等主义原则不一致,即你的性别不应该决定你的兴趣或未来",费尼说。

当向男孩销售特定玩具时,它也可能改变大脑,强化某些联系,例如空间识别能力,当一组女孩玩俄罗斯方块游戏三个月时,参与视觉处理的大脑区域比不玩游戏的女孩要大。如果女孩和男孩有不同类型的爱好,大脑的变化自然会随之而来。



正如阿斯顿大学(Aston University)的神经科学家和作家吉娜·里彭(Gina Rippon)所解释称,我们生活在一个性别化的世界,这一事实本身就创造了一个性别化的大脑。它创造了一种文化,男孩习惯于表现出更典型的男性特征,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可能会被同龄人排斥。

里彭说,如果我们关注差异,这也意味着我们开始接受诸如男孩更擅长科学而女孩更擅长关怀等迷思。

这在成年后会继续,当女性被问及她们在数学任务上的得分时,女性会低估自己的能力,而男性会高估自己的分数。如果女性首先被告知其性别通常会表现更差,那么她们在测试中的表现也会更差。当然,这确实会影响学校、大学和职业选择。

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男性特征在早期被强调后,与男性对女性作出性暴力有关。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梅根·马斯(Megan Maas)说,我们知道实施性暴力的人往往具有很高的"敌意男子气概",即是有一种固有想法,认为男人天生暴力,需要性满足,而女人天生顺从。

研究还表明,沉迷于公主的女孩更关心自己的外表,更有可能“自我物化,所以她们认为自己是性工具,”马斯说。

在“性化性别刻板印象”上得分最高的女孩,淡化了与智力相关的特征。一项研究发现,在早期,女孩和男孩都被证明将吸引力视为“与智力和能力不兼容”。

布朗及其同事还在 2020 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男性对女性的性侵犯如此普遍,正是因为我们将价值观置于儿童之上。这种社会化来自父母、学校、媒体和同龄人加在一起。“对女孩的性物化很早就开始了,”布朗说。

这些性别观念和自我假设继续存在的一个原因,部分是因为仍然有关于男性和女性先天大脑差异的定期报告。



然而,大多数脑成像研究没有发现任何性别差异,当中并没有提到性别,或许有些研究是未经发表,这被称为“文件抽屉”问题,当没有发现任何影响时,他们根本就不会被提及或仔细研究。

在那些确实发现细微差异的研究中,很难真确显示,文化或刻板的期望在多大程度上发挥了作用。成人的大脑也不能整齐地分为男性大脑和女性大脑。

在一项分析 1,400 次脑部扫描的研究中,神经科学家达芙娜·乔尔(Daphna Joel)及其同事发现“所有评估的灰质、白质和连接的女性和男性分布之间存在广泛重叠”,也就是说,总的来说,我们彼此之间更相似而不是不同。

一项研究甚至表明,在电子游戏中,当女性被告知不会透露性别时,她们的行为与男性一样咄咄逼人,但当被告知实验者知道参与者是男性还是女性时,情况就不同了。

因此,女性往往被认为不那么咄咄逼人,更富有同情心。

当我们考虑对可能引起同情的情况产生生理反应时,女性和男性实际上会做出相同的反应,只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女性就已经被社会化,更多地对这种明显女性化的情绪采取行动。

这意味着,如果想有任何重大改变,人们必须首先了解他们的偏见,并注意他们的先入之见何时与所看到的行为不符。即使他们对女孩和男孩的期望存在微小差异,也会随着时间累积起来。

因此,值得记住的是,为什么人们习惯于认为男孩更吵闹,并要注意到这不是真的。

我的女儿当然和她哥哥一样吵闹,有时甚至更吵,而哥哥也喜欢假装做饭。虽然这些不一定是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但它们也不符合我们对男孩和女孩喜欢什么的看法。



我很容易就顺着强调我儿子喜欢爬来爬去,以及我女儿特别偏爱粉红色,而这可能掩盖了女儿玩汽车、儿子玩玩偶的时候。

当我们的孩子不可避免地开始区分性别时,我们可以通过其他例子来修正刻板印象,例如解释女孩可以踢足球,男孩也可以留长发。

我们还可以鼓励各种各样的玩具,而不论它们本身倾向更常用于某种性别。马斯说,我们需要提供尽可能多的机会,让他们尝试玩一些与性别定型相反的体验。

如果我们不能够明白,其实男女与生俱来的相似性是多于差异,并差别地对待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世界将继续被性别化。推翻这些假设并不容易,但也许我们都可以先三思,再告诉小男孩他有多勇敢,或告诉小女孩她有多善良或完美。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