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如果关心美国调查新冠溯源 你得了解6件事



(大中报/096.ca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报道说,此前,大多数公共卫生专家和政府官员都不认同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从中国一家实验室泄漏出来的说法,但这个假设在美国的一项新的调查之下正在受到严格的审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专家表示,拜登总统5月26日下令对此进行为期90天的审查将推动美国情报机构收集更多信息,并审查他们已经掌握的信息。特朗普总统主政时的国务院官员公开要求对病毒的来源进行进一步调查,科学家们和世界卫生组织也发出了这样的要求。

包括白宫首席医学顾问安东尼·弗契医生(Dr. Anthony Fauci)在内的许多科学家说,他们仍然认为病毒最有可能发生在自然界,然后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病毒研究人员还没有公开确认任何可能使实验室泄漏的假说更有可能的新的重大科学证据。

病毒学家还说,不太可能在90天内得到关于病毒起源的明确答案。过去充分确认病毒起源和途径的工作---比如当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1)或艾滋病毒/艾滋病(HIV/AIDS)---已经花费了数年甚或数十年的时间。

下面来看看人们对美国对新冠病毒的调查情况都知道了些什么。



情报机构在审查什么?

拜登下令对白宫所说的导致“两种可能的情景”的初步调查结果进行审查,即病毒是从动物传播给人类或是源自实验室泄漏。白宫的声明说,在18个情报机构中,有两个机构倾向于认为这是一种来自自然界的传播;另一个机构倾向于源自实验室泄漏。

有一份引起新的注意的文件是特朗普政府最后几天公布的一份国务院情况说明。这份备忘录提到,美国认为,中国武汉一家实验室的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曾因呼吸道疾病去医院寻求治疗。然而,这份报告并不是结论性的:这些员工的疾病的来源和严重程度并不为人知,而且在中国,大多数人在有常规医疗保健需求时,也经常是去医院,而不是去家庭保健医生那里。

这份备忘录还指向“增加功能”的研究---理论上它可以增强病毒的致命性或传播性---这些研究据称是在美国的支持下在武汉实验室进行的。然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此后坚决否认美国对在武汉开展的冠状病毒的任何“增加功能”的研究提供过支持。



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戴维·费斯(David Feith)表示,他支持拜登有关加强审查的呼吁。费斯说:“总统声明中隐含的意思是,要分析和收集的东西比迄今为止分析或收集的要多。”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拒绝置评。

中国是否正在妨碍调查?

白宫的这份声明批评中国缺乏透明度,与此前民主党和共和党人的批评相呼应。白宫表示:“我们的检查人员在最初的那几个月里未能前往实地,这将永远妨碍对COVID-19起源展开的任何调查。”

美联社报道了中国对世界卫生组织对病毒的调查进行的干涉以及中国在网上散布阴谋论的情形。近年来,中国还强迫记者离开中国,并让武汉和其他地方的吹哨人噤声或入狱。

中国缺乏透明度是一个常见的重大挑战。但这本身并不一定意味着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被隐藏起来。



“问题是当你在高度政治化的环境中做出那个声明(拜登呼吁调查),它使中国更不可能与病毒溯源努力进行合作,”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问题的高级研究员黄严忠(Yanzhong Huang)说。

科学家们认为病毒的起源是什么?

调查实验室泄漏可能性最令人信服的理由不是任何新的确凿证据,而是病毒传播的另一种途径尚未百分之百地得到证实的事实。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疫苗和传染病组织(Vaccine and Infectious Disease Organization)的病毒学家阿林贾伊·班纳吉(Arinjay Banerjee)说,“很大的可能性仍然是,这种病毒来自一个野生动物宿主。”他提到这样一个事实,也就是溢出事件---病毒从动物传染给人类---在自然界中是常见的,而且科学家已经知道有两种类似的β冠状病毒在蝙蝠中进化,并在人类感染时引起流行病,那就是SARS1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然而,此案尚未完全结案。 “有概率,也有可能性,” 他说。“因为还没有人在任何动物身上发现一种与SARS-CoV-2(造成COVID-19的新冠病毒)百分之百相同的病毒,研究人员仍有研究其他可能性的空间。”



确认病毒的来源需要多长时间?

百分之百地确定病毒的来源通常不是那么迅速和容易,甚至不可能做到。

例如,在通过全球疫苗接种计划根除天花之前,科学家们从未证实过天花病毒的起源。

对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来说---一种由β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就像目前的冠状病毒---研究人员在2003年2月首次发现了这种病毒。同年晚些时候,科学家发现了可能的中间宿主:在中国广东的活体动物市场发现的喜马拉雅棕榈果子狸。但直到2017年,研究人员才在中国云南省的蝙蝠洞中发现了病毒的可能最初源头。

明白病毒的起源有多重要?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研究人员总是热衷于更好地了解疾病是如何进化的。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如果一种病毒已转变为主要通过人对人的接触传播,那么发现病毒的来源对控制该疾病的战略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



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环境与公共卫生专家黛博拉·塞利格森(Deborah Seligsohn)说:“一旦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变得普遍,起源问题和疾病控制问题就变成两回事了。”

拜登的民主党政府表示,查明新冠病毒来源关系到防控未来的大流行病。

白宫副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说:“我们必须要查明这场大流行病的起源,不仅是为了了解这场大流行病,也是为了了解未来的大流行病。”

共和党人要求对可能发生的实验室泄露事件展开更多调查,这是指责中国、证明特朗普对疫情处理正确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美国已有近60万人死于COVID-19,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90天后会发生什么?

许多科学家告诫说,90天的调查不太可能产生明确的新答案。

“我们很少得到确凿的证据,”哥伦比亚大学疾病研究人员斯蒂芬·莫尔斯(Stephen Morse)说。“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也很少得到确定性,得到的只是不同程度的可能性。”



任何发现都可能在政治上具有爆炸性,特别是如果有新证据支持或否定人畜共患病转移或实验室泄漏的理论。在90天的审查之后,如果按照普遍预计的那样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这可能会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提供有用的材料,也会让阴谋论者觉得更有话说。

与此同时,像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黄严忠这样的专家怀疑,中国可能只会采取更多的打压措施,给本已紧张的关系增添另一个复杂因素。“这可能会更加难以迫使中国让步以允许另一个团队访问武汉或在那里不受限制地进行调查,”他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