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凡是反对川普的就是共产党吗?

 
 
笔者从去年十月底起,写了几篇反对川普的文章。现在川普已下台,虽然他继续对美国共和党的负面影响是使人担忧的,笔者本来已决定不再写有关川普的文章。但是最近,与一些朋友一样,笔者也被同是长期支持香港及中国民主的朋友指为”共产党”,其中一位更称笔者是”共产党派来的卧底间谍”,只因为我们反对川普?!这实是使笔者和被指为”共产党”的朋友们非常痛心的。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位支持香港及中国民主的人,大概是因为川普看似反共,所以就认为反对川普的就一定是共产党。这种思维方式就是笔者痛心的原因,也是笔者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事实上,支持川普的人,尤其是一般美国人,不一定是反共的。同样,反对川普的人,不一定是亲共的。尤其是笔者以及上述被指为”共产党”的朋友们,绝不亲共,更不可能是”共产党”。笔者和支持香港及中国民主的人一样,对中共极为憎恨。笔者是支持美国政府(不一定是川普)最近一系列针对中共的强硬政策的。
 
笔者在”川普的阴谋论会引发美国式文革吗?”一文中,曾引述一位名为爱德华·史坦弗(EDWARD STEINFELD)在去年十一月底发表的一篇文章,题为”毛泽东给川普的美国的教训 ━ 要提防那些愿意烧掉自己国家的领导人”(下简称”毛文”)。“毛文”作者在文章最后问:”我们(美国)的体制能被证明比文革时期的中国更加稳固吗?美国人作为一个群体,真的比一九六六年的中国人好得多、老练得多、也比中国人离那层隔开文明社会与丛林状态的薄纱远得多吗?”
这实是一个很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美国选民在去年总统大选所表现的集体智慧,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
 
可是,同时还有很多所谓川普信徒仍相信他的毛泽东式的”阴谋论”,而其中更包括一些经历过文革洗礼的上述的朋友们。他们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是很耐人寻味的。
 
那么,笔者为甚么反对川普呢?在笔者的几篇文章中已详细阐述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简单地说,就是因为川普对美国民主的危害。
 
上述“毛文”的作者提及,” 日子一天天过去,川普拒绝让位。…社会压力加深到足以街头爆发暴力事件时,从而为川普提供一个宣布平息暴乱的借口” 。不幸的是,该作者预警的,真的在今年一月六曰发生了。一群支持川普的暴民冲击了象征美国民主体制的国会大厦(the Capitol) ,这是美国建国二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严重事件。暴民试图阻止总统选举法最后程序的进行:即国会认证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的总统选举结果。
 
根据多方面的报导,包括支持川普的极右组织社交媒体发放的信息,如果当曰暴民们真的找到副总统彭斯或众议院议长_洛西,并如暴民们扬言的,伤害了他们两位的话,川普是完全有可能以此为借口,宣布军管,取消总统选举结果,以达到他连任目的的。届时,美国民主就危在旦夕了,中共岂不乐在其中?
 
本文还想探讨的一个问题:川普是真的反共吗?
 
首先,川普执政四年,不但从没有推祟美国民主和人权的理念,反而是直接或简接攻击美国民主社会的原则、制度,选举,以及新闻传媒。川普钦佩”强人”领袖,例如俄国的普丁、北韩的金正恩以及中共的习近平。他支持天安门屠杀,多次赞扬中共武力镇压是中共政府强劲(POWER OF STRENGTH)的表现。川普是一个信奉威权主义的总统。
 
事实上,川普发动的美中贸易战并不是如他吹嘘的真的大功告成,事实上,胜败还难分难解。而原本可以用来作选举议题的武汉病毒问题,由于他一直掉以轻心,使病毒在美国大规模扩散,致使中共从开始时让武汉病毒扩散至全世界的责任反而被世人忽视了。在临近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年,他才以反共为选举主题,因为他感觉到大多数美国选民对中共的所谓战狼式外交极为厌恶。

 
正如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所说:美国对中共态度有结构性转变,因为已是 跨党派共识、 职业官员,智库专家亦意见一致。他认为川普 连反共都不是。他只有私心, 对他有利时可以拥抱中共。松田康博教授的这个观察与众多认识川普的亲人及前下属是一致的。例如,川普前国家安全顾问John Bolton在他的书”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就指出: 川普唯一指导原则(THE ONLY GUIDEING PRINCIPLE)就是他自己的利益。川普随时背信弃义。

举一个例子,一位网友指出”二○一八年底川普突然下令美军自叙利亚完全撤兵,置几万库尔德(Kurdish)军民生死于不顾,让他们曝露在土耳其的屠刀之下。而这些库尔德人与美军共同作战,是消灭ISIS的最大功臣。一旦没用,立即被川普遗弃,丝毫不顾国际道义。美国国防部长Jim Mattis 和美国驻伊拉克特派专员 Brett McGurk 都看不过眼,为了这事而辞职抗议。”
 
另一个例子是他对副总统彭斯的辱骂,连同样一向忠心于川普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NIKKIE HALEY也忍不住指出川普对彭斯太不厚道了,并说:”我们不应该跟着他走”。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最后,笔者想引上述网友的如下评论:”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香港人、中国民运、法轮功等把凡是反对川普的都当做“敌人”,认为他们是亲共,一定要反对到底,于是,突然间多了许多“敌人”:美国民主党、共和党不支持川普的议员、大部分的传媒、Facebook、Twitter  ....,… 这几年川普得罪太多人了,反对他的人有亲共的,但大多数是与亲共无关。把这些人都标签为“亲共”、“媚共”而强烈斥责、攻击,那么,还有什么人可以帮助我们?不是等于自废武功吗?  美国民主党现在比较左倾,但是民主党内还有许多反共的人士。绝不是一些人说民主党已被共产党“控制”。。。大家要面对“川普已玩完”的现实。我们要研究以后四年,如何和民主党政府打好关系,游说和影响美政府继续反共,这才是当务之急。” (笔者附: 佩洛西就是其中一位民主党人,她是美国国会参众议员中最早最坚定反共的一位,在一九八九天安门屠杀后,她在国会提出法案确保当年在美国四万多名大陆来的留学生不会被遗返到中国,因为他们很多在美国都参加了支持天安门学生的示威活动。后来,她在访华期间,特别离开代表团,带了花圈及展示抗议标语到天安门广场悼念死难的学生们。)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