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沉痛的教训:网络教学会让孩子迷失方向
A hard lesson: The digital classroom can really fail


 
《环球邮报》5月18日发表的一篇由多伦多作家娜奥米•巴克(Naomi Buck)撰写的观点文章称,她上四年级的儿子最近气呼呼地说自己已经厌倦被一些同学叫“纳粹”,此外他也不喜欢同学们在操场上拿他开玩笑说要将他关进毒气室。因为有一半德国血统,巴克的儿子觉得这些玩笑并不好笑,但他的一些同学却不以为然。
 
当巴克向儿子同学的家长提出这一问题时,他们都深感震惊,而在他们听自己的孩子说这些笑话是源自他们在学校里观看的视频后更是心生惊骇。据这些孩子说,他们是用老师批准的可以使用教室笔记本电脑观看视频的15分钟时间看了他们知道并不适宜的视频。

 
此事除了暴露一些教师的严重疏忽,同时也引发了有关在课堂上使用及滥用现代技术的质疑。总的来说,家长们都支持打造联网的数字化无纸教室,并且一直在呼吁学校为学生提供更多的设备和更快的网络连接。正如教育部一位发言人所说,虽然我们难以限制学生在家中的上网时间和上网内容,但我们认为可以在学校里对学生进行良好的促进,培养学生的全球胜任力可以让学生在全球相连的科技世界中进行交流、合作和创造。可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不是太天真了?
 
巴克称,在她儿子4年级/5年级浸润式法语课上播放的视频是用教室笔记本电脑投射到白板上,内容是Peppa Pig或Caillou等儿童动画电视连续剧,但其中重新配上了厌女、反犹太和种族歧视言论等旁白,此外其中还穿插了一些支持持枪、吸食大麻和吃垃圾食品的镜头。用网络世界的新兴词汇来说,这种颠覆性的混搭视频被称之为YouTube Poop。

 
据相关老师称,他当时以为孩子们是在观看真正的儿童电视,而他则利用这段时间去做一些当天的收尾工作或是清理教室。但学生们称,在他们观看这些视频时,老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自己的电脑或手机。无论如何,相关老师在工作中显然存在严重疏忽。
 
当然,虽然YouTube Poop不适宜在课堂上播放,但学生们想要观看这些视频亦并非难事。自从多伦多公立教育局在2016年像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教育局一样完成了WiFi建设项目,该教育局下属所有学校都拥有了无线网络以及许多设备,相关资金是源于多伦多教育局每年$300万元的科技项目预算,外加一些筹款资金。去年,巴克儿子就读学校家长委员会的基金中就有$1万元是用于购买iPads和MacBooks等电子设备。

 
多伦多教育局IT服务项目高级主管凯文•布拉比尔(Kevin Bradbeer)对此解释称,就像本应自动标记和删除诸如侵犯版权和仇恨法律等违规YouTube视频的计算机系统常常失灵一样,教育局网络中用于阻止色情内容和成人内容的过滤器也经常出错。所以,巴克的儿子及其同学才得以看到相关视频,尽管屏幕上一直漂浮着多伦多教育局的内容警告标语。
 
现在还很难判断课堂上的技术滥用程度。安省持牌和受规管公立学校教师的监管机构安省教师学会(Ontario College of Teachers)发言人加布里埃尔•巴拉尼(Gabrielle Barkany)称,在过去十年里,有关不当电子交互活动的报告明显增加,据估计在该学会每年举行的80至90宗纪律聆讯中,大约有四分之一是涉及不当使用社交媒体。但是,巴拉尼同时也指出,在设备丰富的环境中上课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外,现在也很难衡量技术在课堂上造成的整体影响。在2105年,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表了首份《学生、电脑和学习:创造联系》报告(Students, Computers and Learning: Making The Connection),该报告将31个国家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结果和这些国家所做的课堂信息技术投资进行了联系对比,结果发现在过去十年里对课堂信息技术投资最多国家的学生测试成绩并没有显著提高,并且最关键的是,在课堂上所使用的技术并没有有效弥补优势生和劣势生之间的技能差距,而这是数字课堂支持者的核心愿望之一。
 
虽然人们很难从如此规模的研究中吸取明确教训,但该研究报告的作者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Andreas Schleicher)指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那就是技术可以为优秀的教学锦上添花,但再伟大的技术都无法挽救糟糕的教学。

 
为了能让教师更加有效地使用技术,他们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网络过滤器和教育局就此提供的一般性指导原则。
 
一直致力于提升媒体素养的渥太华非营利组织MediaSmarts的教育总监马修•约翰逊(Matthew Johnson)称,如果说有一件事是教师和家长能够达成一致的,那就是教师需要更多支持才能更好地讲技术融入课堂。MediaSmarts在2015年曾联同加拿大教师联盟(Canadian Teacher’s Federation)就网络技术的使用情况对加国各地逾4,000名教师进行了调查。
 
约翰逊称,教师们常常哀叹他们所接受的新技术培训很少能够超出技术发展水平。由此导致的结果是,他们仍然难以充分驾驭各种先进设备,他们只能像在十年前使用DVD播放器一样使用当今的数字技术,比如以视频的形式进行授课、或是作为休息活动或奖励,但很少会利用这些技术激发学生的创造性和互动潜能。

 
但巴克认为,肤浅使用技术问题是一回事,而像她儿子那样在教室里观看不当视频的滥用技术问题又是一回事。但是,在美国维吉尼亚的高中教师马特•迈尔斯(Matt Miles)看来,滥用技术问题已经开始侵蚀教育系统。2017年出版的《屏幕教育:两名资深教师揭露技术过度使用如何让我们的孩子变得更笨》(Screen Schooled: Two Veteran Teachers Expose How Technology Overuse is Making Our Kids Dumber)一书的作者乔•克莱门特(Joe Clement)也认同这一观点。
 
迈尔斯称,他对学校里发生YouTube Poop事件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教师们被告知应该站在一边进行指导,改变自己的教学方式,将讲课内容放到网上以便学生在家里学习,并允许学生单独使用电子设备按照自己的节奏工作,可是,人们并不能完全相信孩子们会将这些十分有趣而又容易令人上瘾的电子设备纯粹地用于学习目的。

 
迈尔斯和克莱门特都认为数字课堂需要增加教师,而不是减少教师。随着教科书渐渐离我们远去,教师们不得不通过互联网挖掘高质量的教学材料,但他们并不是总能如愿以偿,巴克儿子带回家的有明显错误的作业纸就证明了这一点。此外,比如一些有关橡皮熊糖生产过程的视频会突然将镜头转到屠宰场,开始讲述明胶是如何制作而成,那准备在课堂上播放相关视频的教师就应该提前进行筛选,以免一些镜头会对一年级学生产生冲击。总而言之,使用互联网的学生需要更多监督,而不是对他们放手,这样才能帮助他们分辨那些来源可靠,哪些来源不可靠,从而能够引导他们远离黑暗的角落。因为如果他们接触到那些不良内容,教师们可能就需要花费更大的气力才能将他们拉回头。
 
这并不是说学校应该对现代技术敬而远之,而是教育工作者必须像父母一样认真思考他们为什么要使用这些技术,以及应该如何使用这些技术。巴克儿子的老师承认自己犯了错,但他同时也认为此事反映出远远超出教室范围的社会弊端,他的做法和说法都是对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